海曼是美国排球明星吗?
2019-11-05 18:36
分享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少年时代海曼生活在加利福尼亚的罗格伍德,从小就喜欢田径、篮球。到了初中时,她的姐姐苏珊就告诉她有一项运动她肯定喜欢,结果从那天起,海曼就和排球结成了终生伴侣。她把自己的希望、前途都寄托在排球事业上。

  几年后,海曼便成为了全美最优秀的女排选手。当时美国还没有国家队,在世界排坛上默默无闻,且没有固定的教练。1972年,美国女排在奥运会预选赛上被淘汰。1974年美国排协决定成立国家队,海曼当然入选,三个月后,塞林格出任住教练。

  在塞林格的指点和海曼自己的不懈努力下,海曼的技术渐渐成熟。她随塞林格南征北战,逐渐成为美国女排的顶梁柱,美国女排取胜的法宝。她由于有良好的身材和弹跳能力,从而成为“世界第一炮手”。美国女排因此实力大增,取得了1980年奥运会女排的决赛资格和1984年洛山矶奥运会的亚军,这些成绩与海曼付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。

  1984年奥运会后,海曼去了日本大荣队打球。1985年1月24日海曼在球场上突然倒下,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心脏停止跳动,经诊断,海曼可能死于心脏病(马凡综合症,我国排球选手朱刚也是因此疾病而死亡。

  展开全部有前美国女排主攻手 海曼 身高196CM 扣球高度342CM 是80年代的世界著名排球巨星 和古巴的老路易斯 中国的郎平 齐名 当年被排坛称之为 世界第一炮。 1986年1月24日,对现美国女排主教练、中国女排(中国女排新闻,中国女排说吧)前国手郎平来说,终生难忘。她最好的美国朋友,年仅31岁的著名美国女排主攻手海曼猝死于赛场。悲痛的郎平回想起她与海曼之间的友谊,在《体育报》(现《中国体育报》)上发表了散文《怀念我的好朋友――海曼》,感动了无数读者。

  20多年后,郎平在她的自传《激情岁月》中再次深情地回忆到海曼:海曼多次在我们失利时给我们安慰和鼓励,在我们获胜后给我们真心的祝贺,这让我看到了人类最美好的东西。

  1月25日,我从收音机里听到海曼突然病逝的消息,我惊呆了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怎么可能呢?我赶紧去找报纸,白纸黑字映入我的眼帘:是真的,她倒下去了。在她为之奋斗一生的排球场上倒下去了。我很难过,海曼那真挚的笑脸,她那柔和的声音,以及我们相处时的那些美好时光,不断在我心里涌现。……

  我很早就听说过海曼,并且很想同她结识。但第一次见到她是1980年。中国女排访问美国,在飞机场,她一看见我就走过来首先向我问好,然后就同我比个子。那天我穿了高跟鞋,而且在比的时候又故意挺了挺胸,所以看起来和她相差无几,其实我比她要矮12厘米呢!海曼没有想到中国队也有这么高的队员,当时她显出很惊讶的神情。后来在比赛中我发现,海曼虽然身材高大但很灵活,技术也很全面,我对她很钦佩。

  1981年世界杯赛前夕,一位日本记者采访海曼时对她说,中国队同美国队的比赛就是郎平和海曼的较量。海曼回答说:“郎平是位很好的选手,但我很希望能在球场上战胜她!”但最后,我们取得了比赛的胜利,第一次获得了世界杯赛冠军。海曼很友好地来向我祝贺。美国队虽然只取得第四名,但海曼本人却获得了优秀运动员奖和最佳扣球手奖。我也热情地向她表示了祝贺。我们的友谊又进一步加深了。

  1982年我随中国女排访问美国,和海曼第三次相遇,那时我们之间已几乎无话不谈。有一次我问她在哪所大学读书?她告诉我在休斯顿大学学数学。她还告诉我,她的同学中有很多黑人运动员。

  第23届奥运会决赛结束后(编者注:中国队3∶2胜美国队,首夺奥运会冠军),海曼来找我。当时我正在做兴奋剂检查,她在一旁等着我。等我做完检查,她很高兴地对我说:“虽然今天我们输了,但我们两个队都打出了很高的水平,中国队是真正的冠军。”说完,她拿出一条绣有奥运会会徽的毛巾送给我。我也送给她一个从中国带来的小绢人做纪念。她告诉我,奥运会后她就不再为美国队打球了,准备去日本。我不明白她这样做是为什么。她解释说:“到那里打球,可以多挣些钱,然后再回国工作。”她还告诉我,美国女排没有拿到世界冠军,以后请她们做广告的公司也少了。我曾听说海曼家中人口较多,生活并不富裕。我对她说:“希望你有机会一定到中国来,中国的球迷非常熟悉你,喜欢你。”她高兴地点着头连连说道:“有机会我一定去,一定去。”

  1984年底,超级女排赛在香港举行。一天我到商店买大衣,忽然有人从背后蒙住了我的眼睛,我以为是同队的伙伴,这时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用英文说:“你好吗?”我一听不禁马上高兴地大喊:“海曼!”她松开手,也高兴地大笑。她问我:“你现在生活得怎样?结婚了吗?”我告诉她,我还要继续打球,虽然有了男朋友,但还不想结婚。她马上拿出纸和笔,写上她的地址,再三嘱咐我说:“你结婚时一定要告诉我。信写到美国排协转给我,因为我有时在日本训练。”没想到,在香港那次愉快的会面,竟成了我们永远的离别……

  海曼是老队员了,身体也不好。记得1982年世界锦标赛时,她就曾晕倒在领奖台上。当我去看望她的时候,她摆着手说:“没关系,没关系。”当时塞林格教练告诉我,她患贫血症,但我并不知道她心脏也不好,只是感到她身体很虚弱,人也很瘦。我曾以为这是她长期承受大运动量训练的结果,却想不到最后竟是心脏病夺去了她的生命。

  谁能想到,就是这样一位好姑娘,为了生活,为了排球,31岁还未结婚,而且最后竟然病逝在异国他乡的球场上。这怎能不使人悲痛?但我也听说,1月24日晚,海曼心脏病突然发作前,还在为正在场上比赛的队友大声喊着“加油!加油!”这是她留给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。无论身体多么不好,处境多么困难,她总是在不断地“加油!加油!”

  ……永别了,海曼!我亲爱的朋友。你的人品,你为世界女子排球运动做出的重要贡献,人们都永远不会忘记;而我们之间的深厚友情也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!